龙津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京郊养殖户6年两遇倒奶杀牛(5)

www.carpekoc.com2020-01-14

“是奶农生或死的时候了”NBD:有什么问题,为什么?

唐任新:你知道,牛奶不同于蔬菜、水果、谷物和其他农产品。作为一种富含蛋白质的产品,其菌落计数和微生物要求极其严格。为了达到标准,鲜奶在挤出后的整个过程中需要冷藏在2℃ ~ 6℃。如果巴氏杀菌奶在24小时内挤出并运输到生产现场,奶牛需要每天挤奶。因此,在加工厂拒绝的情况下,临时工的奶农可以说是处于绝对弱势。

倒牛奶和杀牛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分散家庭中的奶农对市场波动没有很强的防御意识和应对能力,只能被动应对一个接一个的风险。第二,产业体系建设缺乏政策引导。大多数时候,市场波动形成后,政策导向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种做法只有短期效果,不利于产业体系建设。第三,随着海外乳制品和奶粉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乳制品行业受到冲击。

与发起并持有牛奶加工厂股份的外国奶农不同,国内乳制品行业处于“奶牛”和“牛奶”分离的状态。养牛人和产奶人的不同利益群体不是利益共同体,而是“你赚得多,我赚得少”的利益对立关系。

国内奶农已经受苦多年,这种情况还在恶化。倒牛奶和杀奶牛是最无助的“爆炸点”。可以说是奶农生或死的时候了。

建立综合工业体系

NBD:如果奶农已经走到了“生存”的十字路口,在饲养成本上升和食品质量安全问题的背景下,既然进口奶粉更便宜、更安全,奶农坚持下去还有意义吗?在价格波动下,除了上海采用的鲜奶价格谈判机制外,还有其他选择吗?

唐任新:事实上,在中国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适度进口奶粉是控制畜牧业污染、不与农业争夺土地的好策略。

上海的鲜奶价格谈判机制已经实施了7年。无论原料奶的价格是高是低,利润和社会责任之间的平衡都是通过奶农和企业代表之间的对话来实现的。但是,我认为,在“牛”和“奶”分离的情况下,需要政府政策来引导建立一个有效的“牛”和“奶”一体化的产业体系,使企业和生产者通过相互持股和建立深厚的契约关系,形成一个紧密的经济利益共同体。

对奶农来说,可以通过建立合作社和其他管理组织来改善个体农民的组织,提高他们的社会管理地位、自我发展能力以及对话和谈判的发言权。对于企业来说,他们可以在奶牛场建立、购买和入股,形成风险和利益共享的利益共同体。

中国对牛奶消费有一个误解

NBD:大部分进口奶粉被还原成常温牛奶,大部分鲜奶由巴氏杀菌牛奶制成。现在市场几乎被常温牛奶占据。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乳制品的消费模式也是倒奶和杀牛的驱动因素?

唐任新:在欧洲、美国、澳洲等国家,巴氏杀菌奶是正常消费。然而,我国对牛奶消费存在一种误解,即大多数消费者不知道不同品种牛奶的营养价值,一些温牛奶产品的推广和推出甚至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